肥皂

蓦然回首—②—【doc x rook(主奶饭,有些allRook or rook骨科)】

蓦然回首【doc x rook(主奶饭,有些allRook or rook骨科)】

①可能会坑

②rook家庭有私设,会有rook家的骨科情节,请注意

③可能会OOC

④可能会有内容BUG

⑤emm以前写古风文,可能文风一时半会转不过弯会有些诡异。

emmm入坑R6的时间不短了但是还没有写过一篇文,老医生小盒饭的粮实在是太少了,饥不择食自割腿肉喂自己…就是写给自己的粮,大家就看个乐呵,踩雷或者看到一半心态不适的,麻烦右上角出门即可。_(:з」∠)_


----------------------------------------------------------------------------

朱利安面对着这个两鬓白发面色疲倦的男人,他伸出手将对方的头轻轻揽过来,两人的额头贴在了一起。朱利安正色道:“古斯塔夫,这次和新墨西哥州的事件有关。我要和你一起解决这件事情。”

“可是……”古斯塔夫的犹豫马上被朱利安打断了。

“我意已决,与其在安全里忧思你的危险,不如我们一起去面对未知。”朱利安的一席话让古斯塔夫的心里暖意升了起来,他的手抚上大男孩英气的脸庞,在那唇上轻轻一吻。

“好。”

 

第二日与家人道别,两人便踏上回基地的旅途。距离最近可到达彩虹基地的的军事机场还有一段较长的距离,两人轮流休息开车。即使轮流赶车也还是架不住疲惫的袭来。从白日行至夜晚,疲惫的朱利安坐在副驾驶上看到前方有些闪烁的霓虹灯,他指着前方的灯光下道:“古斯塔夫,是汽车旅馆!要不我们今晚先在这里休息一下?今天我们开车的时间太久了,疲劳驾驶会有危险。而且乔丹说的集合日期也是后天上午而已。”古斯塔夫便回了句嗯,就朝着汽车旅馆的方向行驶而去。

一到房间朱利安就把自己甩到了柔软的大床上,呈大字状的姿势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朱利安,先洗个澡在睡觉吧。”古斯塔夫提着行李的同时还不忘自己“老妈”本性去叮嘱朱利安。这个正当风华正茂时的朱利安可比古斯塔夫要跳脱的很多,朱利安滚了个圈趴在床上用那一双期待的眼神看着古斯塔夫:“反正都要洗澡,不如今晚我们……?”

“明天还要早起。”

“我怕回基地机会就会变少了。”


【NC17内容,内有不适可跳过】

https://card.weibo.com/article/v3/editor#/history/374948


“真是…明明是我痛的要死,他却睡的舒服……”朱利安揉着有些酸痛的腰和屁股从浴室出来,看到床上那个已经睡熟的家伙开始嘟囔起来。朱利安坐回床上刚准备躺下关灯,床柜上充电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起来,朱利安拿起手机眉宇间露出了不爽。

像是乱码的未知号码,而且地区显示的也是未知。难道是什么诈骗电话或者广告吗?但是这个点了谁会打这种电话过来?朱利安踌躇了一阵最终拨通了电话:“喂,你好。”

“朱利安,是我。雷蒙。”

电话那头传来自己非常熟悉的声音,哪怕这个人已经失联有两年了。“二哥?!”朱利安的声调突然放大,意识到身边熟睡的爱人就马上捂着自己的嘴。披上刚脱下的浴袍轻手轻脚的走到阳台关好了门。

“二哥你居然还活着!你现在在哪?你过得好吗?近两年我都联系不到你。”一连串的问题把电话对面的雷蒙·尼赞轰的有些无奈,但毕竟这是弟弟的关心。雷蒙笑了笑回道:“二哥这两年活的好好的,没事。 我现在是不方便用我自己的手机打给你,毕竟你现在是在GIGN就职。”

“不、不方便?”朱利安意识到对方口中的“不方便”是什么意思,朱利安带着失望的语气回,“你还在fan毒…这么多年你还是执迷不悟吗?”

“嘿!我亲爱的弟弟,不要一上来就做个话题终结者好吗?”显然雷蒙·尼赞对于自己弟弟不会聊天这个事实有些不满,“虽然我走上这条路了但是我们还是兄弟啊。”

“当你走上这条路的时候你就已经与我为敌了。”朱利安强调道。

面对这个正义感爆棚的利他主义者弟弟,雷蒙·尼赞只能叹口气继续说道:“我只是最近过的好了,想打电话问问你最近怎么样,我唯一的牵挂也就只有你了。”

牵挂……朱利安的心头有些暖,想到自己的二哥面对自己的时候还有亲情在也不由得软了下来:“那你在那边吃好穿好…好好照顾自己。”

“嗯好,你也是。”

“还有,还有你要是回心转意的话你就回来找我,我应该可以帮你减轻刑期……”虽然雷蒙·尼赞做的事情很可恶,朱利安还存在着庇护亲人的自私想法。

“好好好,我知道了。”雷蒙·尼赞噗的笑了出来,“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我想你会打电话给你的。这个电话不用保存了,是通过软件打的。晚安,朱利安。”

朱利安还想再说些什么,电话那头回应的只有嘟嘟的声音。朱利安叹了口气看着电话第一条通话记录,转身回屋去休息下了。

 

休整一夜的两人从汽车旅馆出发了,古斯塔夫看着心事重重的朱利安,有些关心的问道:“怎么了?”

“昨晚我二哥给我打电话了。我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可是他居然还在做那些事情。”朱利安叹了口气把脑袋搁在车窗边。古斯塔夫腾出一只手去捏了捏朱利安愁眉苦脸的脸颊:“至少有件好事。”

“什么?”

“至少你二哥现在还活着而且不是失联。”

被古斯塔夫开导了一下的朱利安心情没有那么糟糕了,“谢谢你,古斯塔夫。”古斯塔夫笑了笑,打开了车载音乐,悠扬的轻松的歌曲伴随着他们往基地的方向前行。

 

“唉真的是,当初为什么要听doc的,都说一个核弹嘣一下就完美!完美解决!不用再有什么反政府组织拿到病毒要去祸害世界,然后我们彩虹小队要出去给这事擦屁股的行为了!”乔丹焦躁的在会议桌面前转来转去。扎着鞭子的橙发女人眼睛都快白上天了:“乔丹,好了。你在这里发牢骚有什么用?一个核弹下来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事后麻烦。”

“伊丽莎,你到底是不是FBI的人!你怎么又帮那个法国佬说话!”乔丹抱着手臂不满的哼哼坐回了椅子上。面对乔丹这个暴脾气,伊丽莎已经习以为常了,摇了摇头拉了张凳子坐下。

“不好意思啊,我这个法国佬就是人比较好,所以有人愿意帮我讲话。”两人随着声音望向推门而入的古斯塔夫。古斯塔夫从容的走进来坐下,“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们当时已经将病原体的0号病人解决了,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病原体的血液被偷取了出来。”乔丹见到人也到齐了便收回自己那暴脾气的性子开始今天严肃的会议,“我估计,是在我们之前偷取出来的。”

“这个情报,是谁给的?”古斯塔夫有些不解。

“6号女士。”

“但是当初里面已经被全面封锁了怎么可能还有人能偷的出来。”伊丽莎皱着眉头看着当初他们搜集的病原体资料。

“有一种可能,”古斯塔夫拿起第一个感染病毒人的照片,“在0号病人开始病发之前或者是刚刚病发但是还是可控的时候,偷取出来的。一般的医院遇到一些检查不出的病例,都会有抽血化验这个流程。”

古斯塔夫说完,两个人都恍然大悟。伊丽莎开始分析起了其中的不解:“那也就是说,有人提前知道了那边有病毒甚至是比我们还要提前知晓……难道……?”

古斯塔夫手背撑着自己的下巴,另一只带着白手套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至少政府有内鬼…或者是涉事人员里有内鬼……”

 

“ROOK!小心窗口!”

“啊?啊!”朱利安听到那个从来都不怎么说话的马克突然提醒了他,一个激灵边转了身。随之自己身上那个电子信号滴滴滴的想起来。耳机里传来苍老沉稳的声音:“rook你已经‘死亡’了,尽快退出战场。”

这次坐镇演习的指挥官监督者,是俄罗斯阿尔法小队里最年长的前辈——亚历山大·谢纳维耶夫。这位前辈有些察觉到朱利安有些心不在焉便好意的提醒他:“士兵,打起精神来。恋爱是好事但是不要被爱情蒙蔽了自己的神智。”

“啊……是,谢谢前辈!”明明已经交往这么久了,小队的人们也都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可是一想到汽车旅馆那一晚上……朱利安脸红的垂下了脑袋。把头盔上的防弹罩拉了下来,生怕被人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即使他脸上罩着绒制的面罩。

演习结束后,作为把这次的演习搭档之一的詹姆斯揽着马克走过来进行慰问:“朱利安,今天你怎么了?虽然我知道你和doc去度蜜月到一半被叫回来有点不爽,但是毕竟是组织有难…噢——我知道了,是不是那个doc对你有些过了还没好是不是?没事你就请个假就好了……哎哟!”

“收声啦。”一句咬牙切齿的中国粤语从身后传来,随之有人一巴掌拍到到詹姆斯的脑袋上阻止他在那里口无遮拦的说着骚话,廖子朗瞪了揉着脑袋可怜巴巴的詹姆斯,转头对朱利安安慰道:“朱利安别理他,你只是前两天长途跋涉回来没得休息有些疲惫而已,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谢、谢谢你,廖。”朱利安怯怯的道了谢,提着自己的护甲包往换衣室走去。

 

把身上的装备脱好放回柜子里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难道是古斯塔夫开完会了?朱利安满心欢喜的拿出手机,又是一串看不出号码的数字。

“莫非……”朱利安踌躇的接通了手机,“喂,是二哥吗?”

“是我,朱利安。”雷蒙·尼赞似乎因为朱利安能猜出他而感到高兴,“我这次打来,只是想和你说最近你出警就好了,和队里告个假。我不想到时候无意伤害到你,还有有个什么毒瘤组织叫彩虹部队的,你要小心他们。再见。”

朱利安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雷蒙·尼赞的电话就挂断了。不出警?告假?伤害我?而且为什么雷蒙会知道彩虹?朱利安被雷蒙的话弄的是一头雾水,告假是不能告假的了,可能甚至要因为那个病毒的事情整个小队可能都要倾巢出动……

“等等……病毒…让我告假,无意伤害…彩虹…”朱利安把思绪串联了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里爆发出来,他赶紧锁好了柜门。迈着大步朝基地的会议室奔去。

“古斯塔夫!”朱利安不管什么礼仪粗鲁的推开了会议室的门。里面只剩古斯塔夫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整理思绪和资料,被突然闯入的小男朋友吓了一跳,便站起来扶这个气喘吁吁的男孩:“怎么了朱利安?”

“不好了,我刚刚咳咳……”朱利安喘着气差点被口水呛到。古斯塔夫赶忙拿过自己的水杯给朱利安喝了一口细心的给他顺着背。待到朱利安慢慢缓和了下来便问:“怎么了?”

“我二哥!是我二哥!有可能是他偷走了病毒!他刚刚打电话给我让我这段时间和部队告假不想因为什么事情连累伤害到我,甚至让我小心彩虹小队。我二哥不知道我加入了彩虹,他怎么知道彩虹的……虽然我不敢确定但是有可能我二哥和这个事情有联系……”朱利安刚把水咽下去,就急急忙忙的阐述刚刚自己的想法。

古斯塔夫听到朱利安的叙述,面色沉了下来:“他打电话给你对吗?”

“对的……”

古斯塔夫拿起手机拨通的了一个电话:“喂,是Dokkaebi吗?我是doc,这边需要你帮个忙,等会我们技术部见。”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