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皂

蓦然回首【doc x rook(主奶饭,有些allRook or rook骨科)】

蓦然回首【doc x rook(主奶饭,有些allRook or rook骨科)】

①可能会坑

②rook家庭有私设,会有rook家的骨科情节,请注意

③可能会OOC

④可能会有内容BUG

⑤emm以前写古风文,可能文风一时半会转不过弯会有些诡异。

emmm入坑R6的时间不短了但是还没有写过一篇文,老医生小盒饭的粮实在是太少了,饥不择食自割腿肉喂自己…就是写给自己的粮,大家就看个乐呵,踩雷或者看到一半心态不适的,麻烦右上角出门即可。_(:з」∠)_


----------------------------------------------------------------------------

“朱利安,到我身边来。”

这个有些年长的男人,正倚在庭院的栏杆上转头对着朱利安呼唤着。夜空中月亮的余辉洒在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眼角印着经历了岁月的皱纹,额角的鬓发已经泛出了白。

朱利安走到他身边道:“你的头发又有些白了,过些时日我帮你染一下吧。”看着这个与自己钦定了终生的男人,朱利安幸福的笑着。男人握着他的手尽是满眼的柔情,两人就这样沉默以对,直到朱利安眼前的男人面容渐渐模糊了起来。“等等…古斯塔夫?你怎么了?”朱利安反手想将男人的手握紧,可就像碰到了沙子一样,男人顿时化作一粒粒的尘埃,在朱利安的眼前灰飞烟灭……

 

“古斯塔夫——”

朱利安大喊着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辆卡车里,路途频繁的颠簸,颠得他有些反胃的感觉。朱利安昏昏沉沉的想挪动下身子:“什、什么……”双手双脚被束缚的紧,几乎动弹不得。身上还穿着GIGN的干员制服,只是配枪和头盔面罩甚至自己那件厚实的陶瓷防弹装甲已经不见踪影。“唔…我想起了…”朱利安还未来得及梳理现在的状况,只听上面那个可以让驾驶位窥视后方的车窗打开了。

“朱利安你醒了,抱歉我下的药有些重了。”低沉磁性的声音里带着数不尽的关怀。朱利安躺在地上看不到那个人的脸。

“雷蒙·尼赞!”听到这个声音,朱利安气的几乎要跳起来,可惜他现在无法动弹只能试图用声音表达自己的愤怒,“你要带我去哪里?放开我!你知道这么做是让家族蒙羞吗!”

雷蒙·尼赞的声音发出了一声冷哼:“蒙羞?朱利安·尼赞你知道我早就和家族里的人没有了联系,除了你。你对我的意义非凡,我知道你入选了法兰西最强的特种部队,我甚至以你为荣,可是……”雷蒙·尼赞顿了一下声音露出了失望,“你居然加入了彩虹部队,可是我不想与你为敌。”

“当你走上这条路的时候你就已经与我为敌了。”

“我亲爱的弟弟,你这么说可真是让我伤心。所以等到了目的地你再考虑考虑与我是敌是兄弟这个关系,如何?或者……”

雷蒙·尼赞笑了笑:“恋人这个关系?”

在朱利安不可置信的神情下,雷蒙·尼赞关上了车窗。

 

不久前——

“不行!绝对不行!”朱利安眼前这个往时慈祥温柔的老父亲变得怒不可遏,让这个大男孩有些不知所措。他已经和古斯塔夫·卡代布交往了已有小余年了,在不知道做了多少的心理准备后,终于将这件事告诉了家人。值得欣慰的是,家里的哥哥姐姐们都欣然接受了他这个有些年长的男朋友并给予了祝福。

除了自己的父母。

老母亲有些沉默,她叹了口气:“朱利安,你还那么年轻,你那么优秀,我们都为你自豪。可是唉……算了你开心就好了。”母亲这关倒是过了,父亲可不好受。朱利安和古斯塔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与自己吹胡子瞪眼的老父亲四目相对,朱利安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把古斯塔夫的手握的紧。

看自己那青涩的小男朋友紧张兮兮的神情,古斯塔夫噗的笑出了声。还没等接收朱利安疑惑的目光,父亲老尼赞便率先发作了:“拱了我们家的白菜你很开心是吗?”嗯?拱白菜这个意思好像隔壁的香港干员和他解释过。古斯塔夫轻轻拍了拍握紧自己的手,慢慢的抽了出来,便道:“尼赞老先生,您对外国的一些见闻谚语有不少的了解呀。”

“最近外国的电视剧进了不少,还蛮好看的。”老尼赞被挑起了了兴趣便撬开了自己的话匣。古斯塔夫借着这个话头便于老尼赞聊了起来:“我和朱利安所在的部队里都是各个国家选拔出来的优秀士兵,他们的见闻可不比那电视剧的少。”古斯塔夫拍了拍朱利安的背脊,‘这是打算支开我好去攻略我爸?’朱利安心领神会的站了起来:“这车上还有些东西我先去拿下来……”

“亲爱的,”古斯塔夫笑的人畜无害转头对朱利安道,“等下你去车上拿东西的顺便把后车厢的酒扛下来,上次廖和亚历山大给我些白酒和伏特加,你拿下来给家里人分一点。哦还有,别忘了埃利亚斯和莫妮卡给的黑啤,还有还有由美子的那瓶日本清酒。”

厉害!

厉害啊!

看到老尼赞眼神闪出了光,朱利安在心里给自己的爱人竖了个大拇指。在很久之前他只是和古斯塔夫随口聊过老尼赞对酒文化有爱好,没想到古斯塔夫居然记住了!所以这次是有备而来的!在朱利安开门去扛酒的时候,自家的老父亲已经在和这位拱白菜的“猪”聊的热火朝天了。

 

左手一提黑啤右手一袋的白酒清酒伏特加,朱利安试图艰难的关上车厢门。突然,旁边一双厚实的大手帮他按下了抬的高高的车厢门,见到人来朱利安不免的欣喜:“大哥!”

这个被称为“大哥”的男人,与朱利安有着四五分的相似,不像朱利安那般年轻英俊,只是脸上有那岁月留下的细小皱纹。“朱利安,”大哥罗伊斯·尼赞转头望去了窗里那个与老尼赞畅聊的男人,“你说你找个男人就算了,年纪看着也就比我小个两三岁。”罗伊斯·尼赞欲言又止,接过朱利安手上的黑啤道:“算了,只要他待你好。要知道,当初去你说要去当兵的时候咱妈可是抱着咱爸嚎了好几天呢。打不得骂不得的田径小冠军要去部队里吃苦…噗哈哈哈”

听着罗伊斯·尼赞回忆当初的时光朱利安不由得脸红了起来:“好了,大哥。我现在不也是过得挺好的吗,能加入全球最顶尖的特种部队,我觉得我也挺厉害的。”朱利安在沾沾自喜的时候才发觉,罗伊斯·尼赞身边的两个小萝卜头和那个活泼的女人不见了,疑惑道:“嫂子和那两个小调皮呢?”

“两个娃最近跟着他们的宝贝妈咪去旅游了,我工作忙抽不开身,等会家里聚完会我还得赶回公司开会。”罗伊斯·尼赞边说着将门推了进去,便听到老尼赞那滔滔不绝的称赞这酒好那酒棒,还有样学样的学中国人品酒的样子,在那砸吧着嘴。唉,这个老父亲,居然在自己儿子的男朋友面前那么丢脸,朱利安不由得扶了下额。

“你这老家伙少喝点吧,听说中国俄国的酒可不能喝太多,容易喝岔气的。”老母亲从厨房出来摆弄着一桌子的菜品一边数落这个不成气候的老头子。

“没事没事,卡代布送的酒可真是不错!”老尼赞还想说些什么便被老母亲拍了下脑袋便招呼着众人入座开始了今天的晚餐。一家子人热热闹闹的坐在餐桌前吃饭聊天,不会因为有些工作学业远在外地没有到场的人让这个家庭变得冷清。

入座餐桌的时候朱利安又给古斯塔夫详细介绍了自己的桌上的家人:“这是我大哥,罗伊斯·尼赞,这位是我的三姐莉莉安·尼赞和她的女儿珊塔娜·柯杰夫。我父母你也知道了,大嫂和两个孩子去旅游了,我四姐还在出差。”

听着朱利安挨个介绍自己的家人,古斯塔夫不由得有些疑惑:“嗯你说了你有个大哥三姐四姐,你是最小的第五个,那你的二哥或者二姐呢?”古斯塔夫无意的提问,使得餐桌上的氛围突然降到了冰点。

“啊哈哈,我二哥有些原因是不回来吃的。没事没事我们继续吃”朱利安打着哈哈的圆场,餐桌下用脚轻轻踢了下古斯塔夫的腿。古斯塔夫心领神会的不再提及关于这个神秘的二哥,可是他不愿放过这个机会,脚偷偷勾着朱利安的小腿,轻轻蹭了一下。朱利安手上正在动作的刀叉停顿了,古斯塔夫带着一些玩味的表情看着自己那面红耳赤的小男朋友。

这个混球医生平时装的正经,其实骨子里黑的很!朱利安咬着煎的恰到好处的牛肉,眼神四处的飘着不敢再接触古斯塔夫那双恋慕的双眼。

这次的晚餐大家都聊的很开心吃的也很不错,算是完美的收场了。帮母亲收拾完餐具的朱利安便四处寻着古斯塔夫的身影。发现那人居倚在庭院栏杆抬头望着皎洁的月亮。朱利安拉开庭院的门走了出来。古斯塔夫转身看到出了房间的朱利安,笑道:“朱利安,到我身边来。”

朱利安走到他身边,与他一样倚着栏杆。现在靠近了才瞧到,古斯塔夫的鬓角又泛起了一缕缕的白丝,朱利安说:“你的头发又有些白了,过些时日我帮你染一下吧。”

“好啊。”古斯塔夫揉着朱利安柔软的金发,“对了?刚刚餐桌上的事情,你的二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听到男人的询问,朱利安犹豫了许久才道出了实情:“我二哥名叫雷蒙·尼赞,他骗我们说是去尼泊尔做摄影,其实他是去干贩卖毒 ping的勾当…他和家里的人都断了关系,除了我。我以前一直有在劝他回头是岸……可是他两年就销声匿迹了,也不知生死。”

“噢,我很抱歉……”古斯塔夫有些许的愧疚道。可朱利安却皱着眉头有些不安:“可是我总感觉不是那么简单……”

话未说完,古斯塔夫的口袋里传来了熟悉的手机铃声。打开手机,两人相视一对,古斯塔夫接通了那位来自铝热专业户乔丹·特雷斯的电话:“喂,乔丹,我是古斯塔夫。”

“古斯塔夫,你和朱利安待在一起吧?”电话里传来乔丹有些紧急的声音,“紧急情况发生了,你们得提前归队。这次事情感觉和上次新墨西哥州病毒爆发事件脱不开干系。据接到的情报,有反政府组织拿到了病原体,也就说上次的事件我们都没有处理干净……”

……

通话结束后,两人的神色一沉。朱利安有些担忧:“但是上次爆发事件的疫苗不是已经研发成功已经用于人体上了吗?难道……”

古斯塔夫握紧了手中的手机:“可能是有人想用这个病毒做成生化武器,再重演一次巴特雷特大学那般的惨剧。”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