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皂

蓦然回首—⑤—【doc x rook(主奶饭,有些allRook or rook骨科)】

蓦然回首【doc x rook(主奶饭,有些allRook or rook骨科)】

①可能会坑

②rook家庭有私设,会有rook家的骨科情节,请注意

③可能会OOC

④可能会有内容BUG

⑤emm以前写古风文,可能文风一时半会转不过弯会有些诡异。

emmm入坑R6的时间不短了但是还没有写过一篇文,老医生小盒饭的粮实在是太少了,饥不择食自割腿肉喂自己…就是写给自己的粮,大家就看个乐呵,踩雷或者看到一半心态不适的,麻烦右上角出门即可。_(:з」∠)_


有喜欢盒饭饭和毛毛组老铁们可以来尽情的戳我!什么生化组毒组亚洲组胡子组盾组抹布组博爱党也可以来戳我!AC兄弟会老铁也可以来戳我!一起耍游戏也可以来尽情戳我!

总之快来戳我!能一起玩着游戏并讨论男孩子们的臀部那该多好。

差点就坑掉了……还好颤巍巍的来更新了

----------------------------------------------------------------------


 原本最应该需要人员驻守的炸弹点,现在空无一用。彩虹小队里的演练偶尔的会出现防守干员疏忽而无人留点的情况,可是这种滑稽的场面出现在了危机四伏的古老歌剧院里,不免得有些恐怖。该有埋伏的地方却让莫妮卡拆掉了一枚炸弹。

  在与监控室里指挥官们的指令下,由化哲敬打头阵。他扭着门把手轻轻的推开,和之前的机房一样,没有一个人驻守在这里。古斯塔夫与朱利安为莫妮卡断后,另外两名GIGN的士兵则与詹姆斯藏身隐蔽处把风。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莫妮卡已经轻车熟路,她顺利的将装在电机箱上的炸弹拆除。看到比了个OK手势的莫妮卡,化哲敬有点不知所措。

  “完了?”化哲敬道。

  莫妮卡点了点头。

  化哲敬略有尴尬的扶了一下自己的面具,手一挥动做出撤离指令时。

  “砰!”

  “枪声?”朱利安警惕的往走廊望去,空无一人的走廊除了面面相觑的特警和詹姆斯再无他人。

  “砰!砰!砰!”三声枪响再度响起,化哲敬迅速的判断了声音的来源,他预感大事不好:“是从音乐大厅方向传来的。”话音刚落,隔着墙传来鼎沸的惨叫和惊呼。所有的人都意识到了这两颗摆放在机房的炸弹只不过是KB分子的调虎离山。

  “滴滴滴滴——”声音在机房突兀的响起,莫妮卡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已经放到盒子里的炸弹:“不,不是盒子里的炸弹在响!”。“小心!在桌子底下!”微弱的红光在那张小小的办公桌闪烁着,朱利安下意识的就朝离着自己最近的古斯塔夫扑了过去。

  一声巨响,崩裂耀眼的火花和碎石,强力的爆炸似乎要将这个古老的剧院震碎。爆炸之后归于寂静,只剩下残破的墙壁和呛人的烟尘。古斯塔夫被穿了一身厚实装备的朱利安压着地上喘不过气,有头盔的保护,脸上和脑袋没有收到伤害。他睁开眼睛,朱利安还是紧紧的将他护在身下。

  “怎么样?你没事吧!”朱利安察觉到身下古斯塔夫在动赶忙将他扶起来。“没事没事……就是你太沉了。你受伤了没有?”古斯塔夫踉跄的站起来,马上检查着朱利安的身体,GIGN的士兵和詹姆斯也赶忙进来支援。“医生!比起小男孩你赶紧过来看看Vigil和IQ!”詹姆斯严肃急促的声音让两个人的心口的悬了起来。

  两人赶忙过去把昏迷不醒的莫妮卡和奄奄一息的化哲敬托起来,古斯塔夫迅速的检查两人的身体状况:“IQ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有些皮外伤或者可能有些轻微脑震荡……Vigil……有点麻烦,我们赶紧撤离出去。”詹姆斯收到消息,马上给监控传达伤员的情况。朱利安和詹姆斯两人小心的架起Vigil准备撤离。

  “砰!”枪声从那破掉的墙洞中传出,应声响起的还有特警被击中的痛呼。


  “别急啊,我欢迎会的台词还没想好呢。”


  低沉熟悉的嗓音给朱利安心来了狠狠一击。墙壁的小碎石被人踢了出来,滚落到了朱利安的脚边。雷蒙·尼赞踩着碎石在爆炸残垣中现身,身后跟着不少的持枪武装分子。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这群孤立无援的特警们。雷蒙·尼赞走近扶着Vigil的朱利安,一旁的古斯塔夫上前挪了一步想要护着自己的爱人。

  “别动,朋友。”手枪顶在古斯塔夫没有保护的脖子上,雷蒙·尼赞用手枪点了点古斯塔夫示意他后退,“朱利安,我之前警告过你的。从小到大你都很听话,唯独这一次就学坏了。是不是和彩虹小队混熟了就这样了?”没等朱利安开口,雷蒙·尼赞就转身靠近了古斯塔夫:“你是彩虹小队的吗?嗯...你也是GIGN的,看来是加入彩虹小队后,过来带坏我的弟弟。”

  “哥!住…”


  “闭嘴!”


  雷蒙·尼赞一声吼把朱利安镇住了,虽然时隔多年,兄长的威严依旧在朱利安的心里保留着根深蒂固的形象。“你想我说什么?”古斯塔夫临危不乱的和这个可怕的KB分子首领四目而对。周围的气氛渐渐的焦灼起来,氛围安静的可怕。

  “咔哒”枪栓打开的声音打破了僵局,声源来自雷蒙·尼赞手中那把顶着古斯塔夫的枪。“哥!不要!”朱利安把Vigil转手挂在詹姆斯身上,他往前一扑抱住了雷蒙·尼赞。对方持有枪械,并且还是KB分子的首领,朱利安就这样把这个首领紧紧将他固在双臂之中。身高将近一米九的雷蒙·尼赞被自己矮了一截的弟弟紧紧的固在怀里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朱利安!”雷蒙·尼赞拼命的挣扎着,自己的这个特警弟弟的力气居然这么大,周围的KB分子纷纷举起了枪要射击,“不许开火!”

  古斯塔夫趁机将雷蒙·尼赞的手中枪夺去,风水轮流转,轮到古斯塔夫用这把枪指着雷蒙·尼赞的头了。雷蒙·尼赞不敢动,他慢慢放弃了挣扎:“很好,朱利安,你是不是往下还要去加入彩虹小队?去做那些他们自以为是的正义之事?嗯?”

  “哥,我早就加入彩虹了。收手吧…就当你还是我的哥哥……”

  “你说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雷蒙·尼赞顿了一下。

  “就在两年前……”

  朱利安感到怀中的雷蒙身体逐渐的放松了下来,随之传来的是他意味不明的低沉笑声。“哥?”感到雷蒙的不正常朱利安手上的劲有些顾忌的松了一些。


  突然!雷蒙挣脱了朱利安朝着持枪的古斯塔夫一拳挥了过去。

  “古斯塔夫!”

  在朱利安的惊恐声中,古斯塔夫扣动了手枪的扳机。

  “咔哒。”

  手枪发出空膛的声音,紧接着古斯塔夫便被反应迅速的雷蒙撂倒在地上。“古斯塔夫!”朱利安想要过去,两个恐怖分子冲出来将他制倒在地,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也逼近到詹姆斯几人的身前。

  雷蒙从部下的手枪皮套里抽出一把霰弹手枪,朱利安他见过这把手枪,演习的时候Maestro用它在墙上迅速的破开了一个窗口大小的洞。这把威力巨大的手枪,在他的二哥把玩着手中把玩着。雷蒙在倒地的古斯塔夫跟前蹲下,霰弹枪的枪口顶在古斯塔夫的胸口上。雷蒙俯下身用着那蔑视语气的说:“非常抱歉,弄疼你了。刚刚我弟弟是怎么称呼你的?古斯塔夫?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可惜。以后再也听不到那么好听的名字了。”接着,他贴到古斯塔夫的耳边轻轻道:“他是我的,你是个什么垃圾。”

  古斯塔夫一愣,套着橡胶白手套的手紧抓着雷蒙·尼赞的手腕试图想把贴在他胸口的霰弹手枪远离自己。


  “不!不要!”霰弹手枪巨大的声音崩裂开来,被压在地上的朱利安看的不真切,他感觉自己的耳朵被这个恐怖的声音包围了起来,如同丧钟贴着自己的耳朵敲响一般,震耳欲聋。眼前那熟悉的身体一颤便毫无生气的瘫倒在了地上。朱利安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过去找他,过去救他。


  朱利安疯狂的挣扎了起来,他悲痛欲绝的嘶吼着。就像一头被逼到悬崖边的野兽一样,像个疯子一般又踢又踹。雷蒙看着这样的朱利安有些错愕,他一开始以为这个彩虹小队的特警只是单方面的对自己的弟弟有意思,看来……

  想到这里,雷蒙明白了两人之间的关系。雷蒙眼疾手快地掐住了朱利安的脖子,将朱利安狠狠的压到了地上。雷蒙把朱利安的防弹头盔和绒制面罩扯了下来,将朱利安的脸暴露在了KB分子的视线之下。


  “啪!”


  雷蒙一巴掌甩在了自己弟弟的脸上,显然这个效果很有用,这一巴掌把朱利安给暂时打蒙了,马上红肿起来的脸颊和嘴角趟出的一丝血告诉众人,这一巴掌是有多重。

  “给我。”雷蒙语一出马上有人将一只针管递给他。

  雷蒙把针管猛的扎进朱利安的颈侧,朱利安反应过来伸手要去掐自己的哥哥,可是脖子被人紧紧掐着几乎要喘不上气,他只能不停的抓挠着雷蒙掐着自己脖子的手。

  “你!你要干什么!”詹姆斯看雷蒙·尼赞的危险动作,他伸手想把枪套里的手枪掏出来,动作的效果,便是那些对着自己的枪口离自己更近。雷蒙没有回答詹姆斯的话,詹姆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针管里那管透明的液体,被一点点的注进朱利安的脖子里。

  朱利安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声音也渐渐弱了下去。雷蒙将针拔了出来温柔的揽住了自己的弟弟,直到朱利安的脑袋完全垂在他的臂弯里。詹姆斯都感觉自己的呼吸停滞住了,他不知道现在的朱利安是被下了药晕死过去还是被注射了什么东西直接命丧黄泉。

  “嗯?你也想试一试吗?”看着僵在那的詹姆斯道出如同恶魔的吟语,“朱利安的这个药剂没有了,给你们试试新的药剂吧。”


  有个包着骷髅面罩的KB分子走到詹姆斯的跟前,像是这伙人的小首领。他冷哼一声掏出了一个钢制的小盒子。小盒子打开,里面是几只灌着疑似血液的针管。“你想干什么!”詹姆斯在迅速的掏出了枪口扣动扳机的一瞬间被一旁的KB分子射到手掌上。他们将詹姆斯和另一名GIGN特警制住。

  “他的手,扯出来。”骷髅面罩蹲下把詹姆斯的防毒面罩解了下来,带着英国男人特有的性感面孔让这个骷髅面罩兴奋的砸了砸嘴,“你长得真性感。”

  “我不需要你的夸奖。”被KB分子夸奖詹姆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尤其受伤的手要被他们折磨时。骷髅面罩一只手托着詹姆斯受伤的手掌手指扣进了血红的洞里慢慢的搅动着。詹姆斯咬着的牙齿都在颤抖,太疼了。冷汗顺着詹姆的脸颊滑下来,感觉这种手都不是自己的。

  骷髅面具将针管扎进詹姆斯伤口中,当着詹姆斯的面,一点一点的把这血红的液体注进詹姆斯的体内。骷髅面罩开口道:“雷蒙你先带着你弟弟走,我们随后就到,我对这个男人有点兴趣。”

  “你还真是恶趣味。”雷蒙轻笑了一声就像在和多年的老朋友开玩笑一样。他打横抱起了毫无知觉的朱利安,在詹姆斯的注视下从洞口里一点点的消失。

  “怎么样?被我们耍的感觉很开心吧。”他边说着,边掰开另外几只针管分别扎在受伤的莫妮卡和化哲敬还有两位特警伤口上,“啧啧啧真是可悲啊……”

  他站起来踩碎了那几只针管:“你们彩虹小队总是自视甚高。音乐大厅里面的枪声不要以为只是单纯的造成恐慌而已哦。我还在里面丢了几个好玩的小家伙进去,就是里面构造可能和人类不太一样。”

  说着他摸了摸詹姆斯生了一点胡渣的下巴:“你真性感,我真想吻你。”骷髅面罩遗憾的摇了摇头,他站起来转身的一瞬间,门口迸溅出黄色的火光,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和冲击的碎石扑面而来。巡楼有素的KB分子把骷髅面罩挡在了身后。

  突然!一阵白光闪过让人睁不开眼。伴随着金属碰撞的哐哐的声音,被晃瞎了眼睛的KB分子在枪声中,一个接一个的倒地。

       待光亮褪去,埃利亚斯举着手中的闪光盾挡在詹姆斯的面前,四周尽是被制服在地的恐怖分子。可最重要的那一个人——骷髅面罩已经消失了。

  “该死,让他逃了!”埃利亚斯就要往追去,被身后苍老沉稳的声音喝住了:“Blitz,冷静!Fuze他们已经追上去了我们的现在的目标是把伤员送下去并控制住场面。”

  一位年长的长官从门口走了进来,他看着瘫坐在地上的詹姆斯。詹姆斯每次被他盯着总有些虚,受伤的他气由若丝的招呼道:“老爷子…你来了。”

  麦克·贝克看着自己这个狼狈不堪的下属有些无奈,年龄本就到了可以退役的时候,可是总有些放心不下被自己举荐进彩虹小队的三个愣头青。现在最不省心的愣头青一身是血狼狈不堪的坐在自己面前,他瞟了一眼詹姆斯继续指挥着现场:“其他人不要轻举妄动,清理现场,制服好KB分子。给生化医疗小组让个位置,让他们把伤员送下去。”

  “Thatcher,KB分子自杀了!”一起进来乔丹·特雷斯,发现他制服的KB分子居然口吐白沫身体不断的抽搐挣扎,最好双腿一蹬便毫无生机了。周围的KB分子皆是这样,嘴里含着毒药,看来他们一早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这个雷蒙·尼赞的人格魅力还挺强的,有这么多的死士效忠。”麦克冷哼一声。詹姆斯听到这名字猛的抖了一下,对了……

  “老爷子!老爷子!朱利安他、他……”

  “我知道。”

  “还有古斯塔夫!古斯塔夫他!还有莫妮卡和化哲敬!”詹姆斯忙急着道。

  “我知道,”麦克·贝克打断詹姆斯的话,“我们在这里,你现在很安全。”说着他指挥着生化医疗小组将不省人事的几人分别拖起来到应急担架上,埃利亚斯将盾牌放到一边想要帮忙将瘫倒在地上的莫妮卡扶起来。一只包着橡胶手套的手抓住了他伸去的手。

  “奥利维尔?”埃利亚斯不解的看着制止他的lion,lion郑重的告诫他:“不要碰,我们不知道他们被下的是什么病毒还是化学武器。”说着,那些包的严严实实的生化特警们分别将他们一个个运送了出去。特警们相继出去,留下了愣在原地的埃利亚斯。


  大半的面罩掩盖住了他茫然无措的表情,在铝热贴片爆炸的一瞬间他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进来。看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莫妮卡,愤怒、害怕的感情交错在脑海中,深深的灌进了心脏里。埃利亚斯想马上去将莫妮卡抱在怀里了,可是他必须制服恐怖分子。彩虹小队不允许干员在执勤任务的时候感情被理智占领上风。

  麦克·贝克回头看到这个年轻人还站在那里,有意的咳嗽了一声唤回埃利亚斯的神智。“抱歉,长官。”埃利亚斯回过神有些尴尬的提着盾牌赶上。


  整个歌剧院混乱恐怖的场面,很快的被彩虹小队和GIGN控制了下来。留守在恐袭现场的后勤干员开始检查人员伤亡和威胁物品的残留,坐在医护车的蕾拉·梅尔尼科娃看着病床上双目紧闭的古斯塔夫,她感觉脸上的刀伤都有些隐隐作痛。坐在另一车的奥利维尔和她汇报他那边的情况后,蕾拉决定给古斯塔夫先做个急救和检查。

  “奇怪,古斯塔夫你没有受伤吗?”蕾拉艰难的将古斯塔夫身上那件厚的不行的特质护甲取了下来,她拿着这件护甲瞟了一眼,脸上的惊异惊喜浮现了出来。

  特质护甲的外层已经被爆开了一个可怕的大洞,破碎的布片和一些特质防护片零零碎碎的从里面掉出来了一些。可是护甲的最后一层除了有严重的烧灼和刮擦痕迹,几乎算是完整。

  她丢开护甲急忙的扯开古斯塔夫的上衣,胸口除了一片泛红的擦伤以外再无其他的伤口,蕾拉手指小心翼翼的摸着肋骨的位置。“应该有肋骨错位或者断裂。”得出这个结论的蕾拉松了一口气,她打开对讲机和众人汇报这份平安:“医生没有事,防弹衣救了他一命。”

  “哈?”奥利维尔不可置信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他这是穿了几层防弹衣?胸口的防弹衣我都看到被喷开了个大口子!”

  蕾拉捡起刚刚丢在地上的护甲,她无意的翻到了护甲的内侧里面居然缝了块小小的写着黑字的白色布条:


  ——My love,For you.

                           P.Julien Nizan


  蕾拉的手磨着这块白色小布条,看着双目紧闭的古斯塔夫。

       想到朱利安的现状,蕾拉有些担忧:“古斯塔夫,你醒来后怕不是会疯掉……”


评论(1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