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皂

蓦然回首—④—完整版【doc x rook(主奶饭,有些allRook or rook骨科)】

第四章写完了,趁着得空的码第五章中……

蓦然回首【doc x rook(主奶饭,有些allRook or rook骨科)】

①可能会坑

②rook家庭有私设,会有rook家的骨科情节,请注意

③可能会OOC

④可能会有内容BUG

⑤emm以前写古风文,可能文风一时半会转不过弯会有些诡异。

⑥关于下文中提到的巴黎歌剧院,可能与现世不符毕竟我没去过……关于此类BUG也希望太太能指出

emmm入坑R6的时间不短了但是还没有写过一篇文,老医生小盒饭的粮实在是太少了,饥不择食自割腿肉喂自己…就是写给自己的粮,大家就看个乐呵,踩雷或者看到一半心态不适的,麻烦右上角出门即可。_(:з」∠)_


有喜欢盒饭饭和毛毛组老铁们可以来尽情的戳我!什么生化组毒组亚洲组胡子组盾组抹布组博爱党也可以来戳我!AC兄弟会老铁也可以来戳我!一起耍游戏也可以来尽情戳我!

总之快来戳我!能一起玩着游戏并讨论男孩子们的臀部那该多好。

--------------------------------------------------------------------

 ④

  监控室里Dokkaebi手中的电脑出现了红点:“出来了!这次的通话地点,是距离歌剧院不远的公寓!在第三条街的拐角那个暗巷里。”

  彩虹小队的动作很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已经赶到了暗巷公寓。公寓对面的楼顶上架好狙击枪的Glaz已经对着公寓那个被窗帘遮挡的窗口。门口已经被悄然装上了Fuze的得意之作。为了防止门里的恐怖分子出逃,各个楼道里的都装上Kapkan的诡雷爆破装置。这栋公寓里住的都是少数的穷人,在此之前,干员们已经悄无声息的将公寓里的平民撤走。做到这些万无一失之后,亚历山大便开始下令进行俄罗斯人专属的反【】恐流程。

  Pusle隔着墙面进行了心跳起伏的检测,比出了5的手势,Kapkan接收到信息伸手去敲了门。

  “开门!交房租了!”Kapkan敲着门,贴在门口上仔细的听了一下动静,里面轻微的枪栓拉开的声音被这个猎人捕捉到了。随即房里就有人喊到:“老子交过房租了,你他妈是忘了吧?”

  Kapkan朝Fuze点了点头,Fuze架好了手中的防弹盾,摁下了按钮。一阵咚咚咚的声音发出,爆炸的巨响和惨叫伴随地面的震动此起彼伏。贴片炸药将木质门炸成粉碎,彩虹小队的干员门从门口鱼贯而入贯。Fuze和Kapkan贯彻着俄罗斯人的行事作风,他们将KB分子全部击伤并制服。一个侥幸的KB分子冲到窗口抓起墙角的枪,刚对准了举着盾牌的Fuze,只见这人的脑袋上被窗外破入的子弹穿梭而过,上半部分的头崩裂开来。在巴黎繁华的城市灯光映衬下,绽出一朵血色的花。强大的狙击子弹不会因为人头的阻力停下,子弹穿过后它擦着Fuze的面罩直径深深嵌入了墙里。

  “你是真的吓人。”Fuze不满的声音在Glaz的耳机里传来,Glaz平静如水的回复着:“放心,打不中你的,打中你的话我包你一年的伏特加。”

  在Glaz和Fuze调侃之际,Pusle蹲下去查看倒地的kb分子,突然一人不停的抽搐着,嘴边不断涌出白沫。“他们要自杀!”Pusle一声大喊,所有人马上蹲下去赶紧掰开这些人的嘴去抠嘴里的毒药。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这一招,这让Kapkan不禁苦恼,如果没有活口回去那怎么进行下一步的审问?监控背后的亚历山大也皱起了眉头,他吐出一句:“没有。”

  吉尔斯朝着挂在Kapkan监控的监视画面看去,倒在地上的人中,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雷蒙.尼赞还真他妈的神机妙算。我们慢了他一步”吉尔斯自嘲的笑了笑,随即转头望去那个目不转睛盯着一个监控的医生。哪怕只是朱利安的监控镜头轻微的抖了一下,也能让这个敬畏不乱战场医生眼神一动。监控的另一头,Kapkan揉着额头准备等待亚历山大的下一步指令,只听身边的Fuze发出来吃痛的声音。Kapkan转头,这个幸存的kb分子死死的咬着Fuze的手,手指的鲜血几乎染红了牙齿,渗进在每个牙缝之中。Fuze用自己的身躯压着kb分子无法动弹,而kb分子死死咬着Fuze的手不松口。“噗……”这个滑稽的场面让Pusle差点没憋住。“都傻站着干什么!”Fuze有些不满的抗议,“他的毒药被我截住了,你们快让他松口。”在Fuze的努力下成功活捉一个kb分子,虽然重要人物不在里面,但也让这次的突袭没有太白费。所有人都庆幸着,只有亚历山大眉头紧锁,转头紧紧盯着Rook胸前的监视器。吉尔斯夹在目光一致的两道视线中显得有些不自在,也望向的同一个监视器。


  前方有艾纽曼的无人机探路让朱利安安心不少,GIGN里除了古斯塔夫,最好亲近的人大概就是这位沉稳冷静的姑娘了。

  “朱利安,前方左转有可疑人,尽快避开。”艾纽曼及时提醒着朱利安熟练的将无人机藏好在隐蔽的地方。朱利安站在空旷的走道有些着急,只好急忙的将自己藏进隐蔽的拐角里。 脚步声逐渐逼近……

  哒哒哒...

  哒哒

  声音距离朱利安非常近的时候戛然而止!隔着屏幕的艾纽曼也渗出了冷,而朱利安更是感觉自己呼吸都停滞住了。艾纽曼小心的操纵着无人机转过去,一个男人就站在朱利安拐角的另一侧,脸上没有kb分子遮挡脸的面罩,身着着一件卡其色的外衣和宽松的牛仔裤,手上持着一把迷你的消音冲锋枪。剔不干净的胡渣和胡乱捋过的金色短发以及深邃的蓝眸让他有些该死的性感。似曾相识的脸庞让艾纽曼有些发怵:“他长得和朱利安有些像啊...”

  不好!

  男人慢慢转过头看着艾纽曼的屏幕,他缓缓抬起手上的抢,艾纽曼急的大喊起来:“朱利安快跑!是雷蒙·尼赞!”话音刚落艾纽曼的屏幕就闪出了一片白雪花,“遭了,我的无人机被打掉了!”

  没有了无人机监控室里的人只能依靠着朱利安胸前的记录仪得知外边的情况。来回踱步的声音一下一下敲着朱利安的心脏,古斯塔夫更是冷汗不止,古斯塔夫想开口,但生怕惊吓到朱利安会让他叫出声。

  “嘿朱利安,你在这吗?”来自雷蒙尼赞突如其来的问候,让朱利安心漏拍了一下,感觉手心里已经都是汗,手套都要湿了。

“不在吗……”男人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朱利安松了一口气。如果,他看到雷蒙脸上那诡异的笑容一直盯着自己的藏身拐角才慢慢离开的话,朱利安的心就会颤的更加厉害。

朱利安从拐角小心的探了身子查看,四下无人才从拐角走了出来。监控室里的古斯塔夫已经按奈不住,他转身抓起桌上的头盔和面罩就要走出去。“古斯塔夫!”看着一直都沉着冷静的医生居然变得如此的焦躁,吉尔斯赶忙呵斥住了古斯塔夫。古斯塔夫的脚步停住了,他没有转过身:

“抱歉。”

吉尔斯看着继续往前的古斯塔夫并没有再去阻止他。艾纽曼坐在椅子上看了看一言不发的吉尔斯又望了眼古斯塔夫的背影,她很担心,如果朱利安没有撞到雷蒙·尼赞,那他的人身安全还牢牢掌握在彩虹小队的手里,但是现在……不怪得古斯塔夫这么急躁了,现在这个情况已经不是彩虹小队所能控制得住。“唉……”艾纽曼的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声叹息。


“Twitch!Twitch!”耳机里的声音唤回了艾纽曼的思绪,她赶忙回应着:“收到,是Vigil吗?你们已经到了汇合点了?”

Vigil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耳机里传来:“到了,我没有见到Rook。”

“你们先不要等Rook了。”吉尔斯直径拿过艾纽曼的耳机说,“Rook撞到雷蒙·尼赞了,但是没发现Rook。现在雷蒙·尼赞往你们的方向过去,速战速决不要被发现了。”

Vigil听到吉尔斯的指令没有犹豫,和身旁的IQ以及Smoke打了个手势朝着探测好的方向前行。“Vigil,”耳机又有通话接入,这回是他最熟悉的Dokkaebi,“这次他们装的爆破物,是不明生化武器。目前查到的有两个点,尽快拆除爆破物离开现场。”在Vigil刚准备摁掉耳机,通讯的声音又接了起来。Dokkaebi这回说话的声音变的很小声,生怕被人听到似的:“那个哲敬哥。这个是我偷偷接通的,你不要说话听我说就好了。就是…那个迪士/尼的票我买了两张…你快点回来哦。”

“格……”不给Vigil任何反应Dokkaebi就马上挂掉了连接,“真的是…呵…”“Vigil你是不是笑了?”Smoke难以置信的在Vigil的语气里听到了笑意。

“没有。”

“你刚刚是不是听到什么了,是不是Dokkaebi偷偷打给你?”

“……没有。”

“哎我知道我知道,亚洲人都比较内敛。不像那两个法兰西人开放。”

“闭嘴!”IQ低声呵斥了Smoke,在这个小队第一骚王把小队第一闷葫芦给逗到爆炸前赶紧制止。


在古斯塔夫整装待发准备进入剧院时,身后有传来一声呼唤:“古斯塔夫。”古斯塔夫回过头,看着吉尔斯提着一件护甲走了过来:“你忘了这个。”“谢谢。”古斯塔夫接过便又听吉尔斯道:“这是朱利安给你特别改的护甲,我也不知道他整的成什么样。怎么感觉更臃肿了些。”古斯塔夫噗的笑了,看到战友没有那么紧绷神经了吉尔斯拍拍他的肩膀:“正是朱利安在,你要更冷静一点。我说那么多也阻止不了你涉险,和朱利安汇合之后遇到情况不对就马上撤离。”古斯塔夫点点头,两人拥抱了一下。吉尔斯就看着古斯塔夫往剧院前进。


  从藏身拐角处出来的朱利安就收到了Vigil的消息,他简短的传达指令就挂断了。得知了两个爆破物的方位,朱利安往贴在墙上的消防疏散图一看。

  “炸弹的位置在我上方?”朱利安质疑的声音在监控室里回荡着,Dokkaebi的回应着是。大男孩深呼吸一口气,看来要独自一人孤身犯险了。朱利安观察着疏散图的,恰好消防通道就在不远处。太好了,可以从消防通道的安全楼梯上去,朱利安在一秒钟就决定了自己下一步的计划。他架稳手中的枪,来到消防通道前小心的打开门口侧身探了进去。

  “朱利安你先行待命!”吉尔斯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现在有三个人上去支援你,他们已经在你附近了,但是小心你附近也有KB分子。”

  “收到……”明明已经计划好了下一步,吉尔斯的指令打了他个措手不及。朱利安只能原地待命在昏暗的安全楼梯里。

  轻微的脚步声从下方的楼梯传来,脚步声至少是两个人的频率。声音的步调很整齐,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难道是队友?不,也有可能是KB分子。 朱利安握紧手中的枪侧身在楼梯的死角里,紧张的瞄着下方的楼梯道。

  “Rook,我们已在安全楼梯。收到回复。”耳机传来支援队友的声音,他现在不敢回复一句话,脚步声越来越近,万一不是GIGN的战友们,而是KB分子,这无异于是暴露了自己。

  下方的脚步频率开始加快。在影影绰绰的灯光中,朱利安的看到楼梯拐角那些晃动的影子,他深呼吸一口气,手指已经扣到了扳机上随时准备开火。

  “Rook,我们已在安全楼梯,已到你位置下方。收到回复。”声音再次从耳机传来,伴随楼下轻微的说话声在朱利安耳朵中进行着二重响。

  “收到,我在上方待命。”朱利安长舒一口气,太好了。来的人是队友而不是敌人,他如负释重的靠在墙壁上把枪放了下来。待到朱利安把人看清,他愣了。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居然在这三个人之中。

  “古斯……Doc?”朱利安有些难以置信。古斯塔夫走上来拍拍他的肩膀,隔着面罩朱利安看不到古斯塔夫是不是在微笑,那双每天都对视的眼眸里,总是尽数溢满的温柔。朱利安有些不悦,虽然他没有表现在脸上。自己这个男朋友真的是太乱来了,作为医护人员不到万不得已都不可以冲在第一线,于是严肃的对古斯塔夫道:“你不应该来这里。”

  “Rook,听上级指挥行事不可乱来。”古斯塔夫拿出严肃无比的气势教训这个年轻的大男孩。 朱利安每次看到古斯塔夫严肃起来都乖乖的听话,刚架的气势一瞬间就蔫了下来,只得委屈巴巴地点了点头。后面两个队友看着这俩外勤到彩虹小队的精英同事,周围形成了一种无形的粉色气场在上下浮动,其中一位士兵受不了这恋爱的气息,便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在准确的指示下,Rook一行人顺利的潜到了楼上。楼上行走的便衣人开始增多,四周也有摄像头在监视一举一动。现在的朱利安一遇到难题总是下意识的望向古斯塔夫,并不是希望这个聪明冷静的男人能有什么解决的办法,这大概是感情驱使的本能吧。在发觉和古斯塔夫的眼神撞上之后,朱利安慌忙的收回自己的眼神。

  在朱利安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感觉脚边有什么东西蹭了过来。艾纽曼的特质无人机再一次从他们的脚底流利的窜了出去,无人机射出的电击顺利的将周围的摄像头停止了工作。“你们直走然后第二个拐口里左拐,注意右边有两个人嫌疑人在走动,并不确定是否是KB分子,你们只能击晕不可以击毙。”

  “收到。”

  GIGN的特种部队训练素质非常严格,几乎每个人都是沙场老兵,在各个领域方面都有自己的独到经验。但在这样的部队里,也有实战经验较少的成员,而朱利安也正是其中之一。年纪轻轻的他在高速公路巡逻警队服役就以优异的成绩入选了GIGN,然而他也没有在GIGN呆的太久,便被六号女士提名拔到了彩虹小队里。重大的空袭事件甚至灰色行动他几乎没有参与过,连前段时间刚平息的病毒爆发,他甚至只是作为战备队员在为奔赴一线额古斯塔夫担忧而已。比其他其同龄的士兵,朱利安一直觉得自己过的太过于顺风顺水了。想证明自己的大男孩在正当活力时候,遇上了这个巴不得把自己当成笼里金丝雀来养的古斯塔夫。朱利安又偷偷的朝古斯塔夫投来目光,幸运的是他并未和那双棕色的眼眸撞上。

  训练有素的士兵们成功的解决了走廊那些可疑人员,跟着艾纽曼的无人机指示,古斯塔夫觉得有些不对劲,道:“我觉得人有点少。”

  监控室里的众人便反应了过来,“对呀,明明是策划了那么久的恐】袭怎么可能在布防这么点的人,何况刚刚的嫌疑人里面可能还有一些少数的无辜群众。”艾纽曼有些疑惑,身子都慢慢坐直了起来,“明明前方的机房就是爆炸点。”

  “Twitch,”化哲敬的声音把艾纽曼的思绪打断了,“我们已经到炸弹点了,击毙一名敌人,整个机房只有一个人把守,有点奇怪。”

  没有人?

  艾纽曼把目光投向了两位长官,吉尔斯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不如先行撤退……”

  “不行,”亚历山大沧桑的声音插入了讨论里,他果断的说:“你们查看炸弹是否是真的,无论真假尽快拆除炸弹。”

  吉尔斯皱着眉头,他以士兵的安全为优先考虑,主张以退为进。而亚历山大想的却相反,如果这颗炸弹是真的呢?彩虹小队必须为坐在剧院里的几百人负责。吉尔斯不好说什么,只能杵在艾纽曼背后等待后续的情况。

  作为爆破技术专家的莫妮卡翻出手上的侦测器和小型的拆弹工具开始进行作业,炸弹面的密密麻麻各色线团缠绕在一起,安静的机房除了通风管道发出呼呼呼的声音以外只剩下炸弹滴滴声,一声一声有节奏的点着在场三个人的心。詹姆斯的手放在扳指上枪口对准这紧闭的门口,“我的宝贝,变糟糕了也要靠你撤退了。”他喃呢着,希望不会出现最糟糕的情况。

  时间就像个蹒跚的老人,缓慢的拖着步子一点一点的往前挪,解掉一根线路就像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最后一根线被剪断后,机房里回荡的滴滴声戛然而止,莫妮卡长舒了一口气。“确认炸弹是真的,我已经拆除。”平复了下自己紧张的心态,莫妮卡汇报成功的战报。艾纽曼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发现自己手上竟都是冷汗,说:“你们速度前往下一个爆破点,注意是否有嫌疑人。Rook和Doc已经在那边等你们了。”三人不敢耽误时间,赶往下一个炸弹点。

  

评论(1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