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皂

蓦然回首—③—【doc x rook(主奶饭,有些allRook or rook骨科)】

蓦然回首—③—【doc x rook(主奶饭,有些allRook or rook骨科)】

蓦然回首【doc x rook(主奶饭,有些allRook or rook骨科)】

①可能会坑

②rook家庭有私设,会有rook家的骨科情节,请注意

③可能会OOC

④可能会有内容BUG

⑤emm以前写古风文,可能文风一时半会转不过弯会有些诡异。

⑥关于下文中提到的巴黎歌剧院,可能与现世不符毕竟我没去过……关于此类BUG也希望太太能指出

emmm入坑R6的时间不短了但是还没有写过一篇文,老医生小盒饭的粮实在是太少了,饥不择食自割腿肉喂自己…就是写给自己的粮,大家就看个乐呵,踩雷或者看到一半心态不适的,麻烦右上角出门即可。_(:з」∠)_


有喜欢盒饭饭和毛毛组老铁们可以来尽情的戳我!什么生化组毒组亚洲组胡子组盾组抹布组博爱党也可以来戳我!AC兄弟会老铁也可以来戳我!一起耍游戏也可以来尽情戳我!

总之快来戳我!能一起玩着游戏并讨论男孩子们的臀部那该多好。

----------------------------------------------------------------------------


古斯塔夫拉着朱利安的手朝技术部方向走过去。路上朱利安踌躇不安的样子古斯塔夫全看在了眼里,他将小男朋友揽在怀里轻声细语的安慰着:“我在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朱利安脑袋一歪靠在古斯塔夫的肩膀上:“这是什么意思?”

“一句中国的谚语,意思是任何事情都可以应付的下来。”古斯塔夫低头看着自己小男朋友那双蓝色的眼眸不由得笑了。

“你又教Doc乜嘢奇奇古怪话?(你又教Doc说什么奇奇怪怪的话)”身材娇小的亚洲女人白了一眼旁边抽着烟的廖子朗。廖子朗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我唔知啊,我记得我有阵时就系随口一讲。(我不知道啊,我记得我就是随口一说)”粤语间的交锋听的一旁得詹姆斯百思不得其解。

Dokkaebi已经提前到了技术部里,吸着基地的特供牛奶有些慵懒的对着推门而入的两人说:“噢Doc你来啦,今天可是我的休息日呢~”

“放心,我帮你开两天的病假条。”古斯塔夫面不改色的和眼前这个精明的姑娘谈着条件。“还有哲敬哥的也帮我开两张~”Dokkaebi丝毫不害羞的开着条件,想着有两天的假期,可以拉着好哥哥去约会心情便舒畅了起来,古斯塔夫摇了摇头只能无奈的同意了。

朱利安整个人都震惊了!平时奥利维尔和自己去开假条条件极其严苛!除非难受的下不来床或者非去医院不可,古斯塔夫对假条这种事情是绝对不松口的!包括床事有些过的时候,古斯塔夫也只是检查了一下就让他直接披甲上阵。似乎感受到了小男朋友幽怨的眼神,古斯塔夫有些心虚的咳嗽了两声。

古斯塔夫把朱利安的手机递过去嘱咐着:“追踪一下这个来电。看看源头在哪?”

Dokkaebi拿过朱利安的手机摆弄了一下链接到电脑上,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她推了下眼镜框皱着眉头,看着皱着眉头的女孩古斯塔夫有点紧张问道:“怎么?很难破解吗?”

“嗯对,这个是通过电脑发出的通话记录,它的IP源头,进行了屏蔽和加密有点难啊。”Dokkaebi冷笑了一声,“终于算是遇到高手了。”Dokkaebi的眼神开始变得兴奋起来,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工作里。古斯塔夫知道一时半会得不出答案嘱咐了Dokkaebi一声:“你OK了就电话给我,我马上赶过来。”Dokkaebi抬着手比了个OK的手势,古斯塔夫拉着一头雾水的朱利安离开了技术部。

“这样就行了?”朱利安不解的望着古斯塔夫。古斯塔夫握了朱利安的手拍拍:“格蕾丝的性子就是这样的,工作起来和舒赫拉特一样是废寝忘食型的人。”两人对话完抬眼望去便看到个一身黑衣的亚洲人拿着两瓶汽水走过来,古斯塔夫马上就猜到他来干什么了:“哲敬?你今天不是休息吗?”

“嗯。”化哲敬点了点头,“来找格蕾丝。”

古斯塔夫往后指了指:“在技术部呢,似乎是遇到对手了。”化哲敬点了点头就直径朝门口进去了。门还没关严实就听门里的姑娘惊喜的叫了一声:“哥!你怎么来了!”

接着男人那低沉的声音吐出不多的字:“你今天休息不了,我来陪你。”

朱利安有意无意的听到一些,有些羡慕的说:“古斯塔夫,别看平时化哲敬冷言少语的,没想到他那么会照顾人。”古斯塔夫有些无奈,有些不爽快的样子捏着朱利安的脸颊:“难道我对你不好吗?”

“诶哟,好好好!”朱利安吃痛的握着捏自己的手使劲的拍打着,“在我眼里谁都没有你好!”古斯塔夫听后便满意的松开了恶魔之手。朱利安揉着自己被捏的红红的脸颊瞪了古斯塔夫一眼,小声的嘀咕:“这醋缸子都摔的粉碎了吧……”

 

演习结束后今天的剩余时间,朱利安就被古斯塔夫拉去医务室亲亲我我直到日落黄昏。一阵手机的铃响将朱利安从迷糊的梦境里拉了回来,才发现他正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

“喂。”古斯塔夫接通了电话并没有说什么,“嗯我马上过来,待会见。”接完电话,古斯塔夫把还刚从梦里回神的朱利安拉了起来。“古斯塔夫?是要去哪?”被古斯塔夫拉着的朱利安在边走边整理衣服。

“技术部,Dokkaebi查出来了。”

 

推开技术部的大门,Dokkaebi赶紧招手让他们过来,桌上放着两瓶没喝完的饮料,化哲敬已经早不见踪影。Dokkaebi调出了刚刚调查出来的数据道:“我千辛万苦的破解出来了,但是很奇怪。这个电脑通话的IP显示的是尼泊尔,一开始我以为是尼泊尔打来的电话,但是我往下深挖发现源头是法国的IP地址。也就说是法国打过来的电话中途转接到尼泊尔然后再打到这个手机上。CIA都没有那么隐秘呢!”

“尼泊尔?!”朱利安把思绪捋了捋一副大事不好的神情出现在脸上,“二哥以前是在尼泊尔fandu的,近阶段让我在GIGN不要出任务让我请假。也就是说,他可能知道我会去查这个电话,让我以为他还在尼泊尔,可是他现在是在法国。难道……”

“有恐【】袭?”两人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Dokkaebi一脸不解的看着两个人。

“我马上去报告六号女士,朱利安,Dokkaebi你们把现在的情况去汇报给乔丹和伊丽莎还有吉尔斯和亚历山大。”

“好。”朱利安神色严峻的看着关上的门,回过神来发现Dokkaebi在戳着他的手臂:“到底发生了什么?”朱利安便把刚刚分析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Dokkaebi。Dokkaebi手磨蹭着下巴思索着:“这么说,你那个二哥还是很关心你的嘛,至少在这个情况下还担心你的安危。不过他不知道你加入了彩虹小队,如果这次你出任务和他碰上你们的关系会就此崩盘哦。”

“这是迟早要面对的事情……”朱利安叹了口气,“何况…”脑海中浮现出那种温柔的脸朱利安不由得笑,“我答应过古斯塔夫要和他一起去面对这次的危机的。”

“哎哟~恋爱的酸臭味!不行了我要窒息了!”Dokkaebi捏着鼻子发出了怪里怪气的语调,惹得朱利安的脸红透了半边天,臊的朱利安都想呛回一句“你和化哲敬也不是这样吗”的话。

啊!下次还是不要突然说这种话好了!

 

事情来的很突然,乔丹、伊丽莎都没想到这件事情的背后居然会牵扯到朱利安的家庭。吉尔斯刚接到朱利安的消息,这个年长高大的男人眉头皱的更深了。几人在一起召开了紧急会议,正巧六号女士的消息传来了。

“很抱歉,打扰了你们的会议。”屏幕上那个神情肃穆的黑人女士开了口,“最新的情报已经得知了,掌握了这个病毒的组织头领,是这个人——雷蒙·尼赞。”说着屏幕的右上角出现了一个成年男性的头像,这个人和朱利安有着近乎四五分的相似。六号女士不紧不慢的开着口:“是法国人,他的家境特工已经去调查清楚了。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和家里断绝了关系来往,而且他和小队里的某位士兵是亲属关系。我希望各位,务必在这周之内把这个恐怖的源头掐断。”

屏幕上的女人切断了信号,古斯塔夫揉着眉头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这更坐实朱利安与这次的病毒恐【】袭离不开关系。

彩虹小队又要开始不眠不休的工作了。

 

“盒饭来了!”看着理工精英们在电脑房里忙前忙后的样子,埃利亚斯把盒饭放到了房间里的大桌子上,一群已经饿晕的家伙推搡的上来把盒饭都分刮了个便。莫妮卡迟来一步,看着空荡荡的桌子有些泄气,只见埃利亚斯从另外一只袋子拿出了一份盒饭。他凑近莫妮卡偷偷的说:“留给你的,这里面多了一份香肠呢。独一份!”

莫妮卡被他这行为逗乐,浑身的紧张气也稍微松懈了不少。她瞪了一眼接过埃利亚斯手中的盒饭打开看了一下,里面果然多了根煎的脆香肥嫩的德国香肠。“最近怎么突然忙起来了?”通常只作为接手最后命令的埃利亚斯有些不解的看着电脑房里一边吃饭一边埋头苦干的人。莫妮卡对这个就知道举着盾往前顶的同事也有些无奈:“你不懂就别问,问了你也不知道。”

“那马吕斯呢?他好像没参加进来。”

“小队叫他去修飞机了。”莫妮卡边扒着食物边回着埃利亚斯的话,她不想放过这个除了洗澡睡觉的休闲时光,“对了,最近我没怎么见到多米尼克那个家伙啊。”

“那家伙好像是请假回家了。”埃利亚斯把桌子边上的纸巾扯过来,“你吃慢点,没人和你抢。”莫妮卡想在说些什么,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惊呼,周围的人全都围了过去。莫妮卡转头就看到Dokkaebi挥舞着双手兴奋的欢呼:“我查出来了!查出来了!”莫妮卡插着啃到半截的香肠围到了旁边,看着电脑上显示的圆点和一串数字不由得激动了起来:“我们快点汇报上去!”埃利亚斯望向莫妮卡,望着她神采奕奕的样子,埃利亚斯托着腮望的有些痴迷,嘴角渐露出了一抹弯。

 

“果然是巴黎,毕竟巴黎人最多。”生化防御专家奥利维尔把手上的报告放到桌子上,桌前的几人在一个个的传阅。

伊丽莎分析着报告的出来的结论:“我感觉这次的规模会很大,而且我们并不知道他们要发动攻击的地点是哪里。”

乔丹接上一句:“而且如果突然紧急通知又会打草惊蛇。”

大家都陷入了一种一筹莫展的状态,突然耳边划破一道声音惊醒了众人:“恐【】袭的地方都有个共同点,都是针对人多的地区进行。那既然这样,就让朱利安·尼赞去联系雷蒙·尼赞?不管怎么做都会打草惊蛇,我们就用朱利安作为惊蛇的棍子。”亚历山大不紧不慢的声音在每个人的心里打了一阵鼓。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果然是作为法国人的奥利维尔:“不行!这样朱利安会处于危险中!”

亚历山大看着眼前这个急躁的年轻人,不紧不慢的换了个姿势靠坐在椅子上又道:“之前有提到过雷蒙·尼赞嘱咐过朱利安·尼赞近日不要出任务,证明他对朱利安·尼赞还存在亲情感情上的顾虑,那我们更应该利用这一点。一个士兵我们还能暂且保证他的安全,那整个巴黎的人们呢?你能保证吗?”

被俄国人呛的哑口无言的奥利维尔只能冷哼一声坐下不再说话,身旁的吉尔斯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作为彩虹小队里GIGN的长官他却没法反驳亚历山大。伊丽莎说:“现在我们确实只能这么做了,但是这件事情我们必须得和朱利安谈一谈征求他的意见。还有…”说着伊丽莎朝两个法国人望去,“这个计划,也要和古斯塔夫谈一谈。”

 

大家都没想到的是朱利安居然毫不犹豫的同意,伊丽莎都已经做好和朱利安促夜长谈的准备了。但是如伊丽莎所料的,古斯塔夫持坚决反对的意见,甚至朱利安去劝也不同意。朱利安知道古斯塔夫的态度都是为了他好,更加没法说什么。

“朱利安我不允许你去做这种冒险的任务!”医生气急败坏的拍着桌子,见到男友这般的不顾形象的愤怒朱利安也着实被吓了一跳,他想张口说什么又被古斯塔夫的话堵了回去,“说什么都不行!不然我就带你从GIGN离职!”

气氛已经僵持到冰点,亚历山大摇了摇头,他用眼神示意了杵在旁边欲言又止的吉尔斯。吉尔斯接收到了信号,挥了挥手暗示让朱利安和伊丽莎还有乔丹、奥利维尔去门外等着。几人站在门外踌躇不安,基地门墙做的隔音很好,大家都没法听到阿尔法和GIGN的两位长官如何与医生谈判的。

约是过了十来分钟,那扇紧闭的门打开了。首先出来的是亚历山大,接下来到吉尔斯。吉尔斯拍了拍朱利安的肩膀:“他同意了,你去和他聊聊吧。”说着让朱利安进房间。

朱利安关上了门,背对着门口坐在椅子上的古斯塔夫抹了一把脸。听到了关门的声音他回头一看:“朱利安…”

“嘿,亲爱的。”朱利安走过去在古斯塔夫的背后轻轻环抱着他,下巴支在古斯塔夫那生出根根银丝的头顶上,“相信我,为了你,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这件事除了关乎人民安危,也关乎我的家事。”闻言,古斯塔夫只是用叹息表达自己的意愿。 朱利安转到古斯塔夫的侧边蹲下来抬头望着他,手上去磨着古斯塔夫鬓角的白发:“能与你相爱,此生无憾了。”

“我想把这个‘此生’延长……十年、几十年甚至带到下辈子里……”古斯塔夫低下头揉着朱利安的金发。

朱利安笑了笑往前凑了一下,“今晚我帮你染头发吧。”

“好。”古斯塔夫微微弯下身子,伸手揽着朱利安的后脑。两人唇齿相触,无言释放的对彼此绵延无尽的感情。

 

古斯塔夫究竟是怎么被两位长官说服的,吉尔斯并没有透漏,但是朱利安去巴黎出任务的时候他必须在场。为了做足万全的准备整个彩虹小队连同法国本部的GIGN都在严阵以待,巴黎的每个密集人口都有人暗中监视勘测。作为医护人员的古斯塔夫现阶段要坐阵幕后,他在监控室里目不转睛的盯着摄像头,时时刻刻注意着朱利安周围的动向。整个城市所有的明暗监控都被彩虹小队和GIGN目不转睛的监视着。

 

这两天,巴黎的密集人口突然有全副武装的特勤人员在紧锣密鼓的巡逻。雷蒙·尼赞在隐蔽的公寓里看着监控里攒动的人流不由得轻蔑的笑了:“还是不得不佩服这群走狗,我有些低估他们了。”随即在监控里出现了几个GIGN特勤人员,有个人将防弹头盔和面罩脱了下来和身边的同事说话。雷蒙瞬间将身子坐直了:“朱利安?!”

朱利安有些无奈,被要求穿着制服在各个密集人口之地把自己的真颜暴露出来。做出这违反常理的规矩,目的只是为了一个,让雷蒙·尼赞看到,看到他的疼爱的亲弟弟在自己恐【】袭的地方执勤。

朱利安的口袋里传来了震动,他打开手机发现是一串乱码数字,意识到机会来了,他深吸一口气接通了电话:“喂……?”他故作在镜头里装出掩饰通话的样子。

“朱利安!我不是让你这几天告假吗?”电话里传来的愤怒的声音,不止朱利安听见了。包括正在监听这个电话的众人也听到了。

“二哥?怎么了?特种部队哪有能说告假就告假的。”朱利安掩饰的很好,装作一问三不知的状态回答着雷蒙,“最近好像有什么活动巴黎要戒严巡逻,我听你的话去告假还被上级骂了一顿!二哥你这是到底怎么了?”

“你……总之你离开那个地方!赶紧的!”雷蒙斥责着这个不听话的弟弟,既然自己的弟弟已经介入这场争斗那就只能尽其所能的不伤害到他。不伤害到他……?雷蒙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补了一句“你万事小心。”便将电话挂断了。

朱利安有些无语关掉了已经盲音的通话,抬头望向了马路对面正人潮涌动的巴黎歌剧院。百年老建筑经历着岁月的磨砺,陈旧古老的痕迹诉说着一段段巴黎往事。硕大的歌舞剧海报挂在门头上,海报中男女之间的拥抱与甜蜜和身下杀戮的画面形成一种强烈的对比。朱利安想着,这大概讲述的是一场战争年代里的悲欢离合吧……

“是歌剧院?!”朱利安反应过来,看到陆续进场的人,应该是下一场演出快要开始了。听到了朱利安的声音,所有人都反应过来。在亚历山大和吉尔斯的安排下随着陆续进场的人们,彩虹小队的干员也悄无声息的潜入了这个暗藏危机的百年建筑。作为暴露在KB分子监控之下的朱利安,演着戏给雷蒙看。突然,有两个神色诡异的男人出现在朱利安的视线里,他们偷偷摸进了歌剧院的后门。

莫非是二哥的手下……

朱利安安排了与自己一同执勤的GIGN同事在外边监控着,自己则重新带好面罩和防弹头盔从歌剧院的后门偷偷跟进去了。

刚进到门口,手机的震动又响了起来。前方正在上楼梯的人似乎有什么察觉便回头,两人插在衣兜的手掏了出来,是把带消音器的手枪。朱利安拿出手机,是雷蒙打来的电话。他将计就计的挂断了这个电话,将自己藏身起来。

鬼鬼祟祟的两个人越来越靠近,在即将接近的时候,朱利安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滞住了。突然那两人似乎是接到了什么命令,“收到。”鬼祟的两人收起了枪,转身继续前进。在朱利安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脚下有什么东西撞他。他低头一看,一个带着轮子的小车靠在他的脚边。

“朱利安!”朱利安耳机边上传来熟悉的女声,正是这个探测车的主人——艾曼纽。“我先上去探下路,Vigil还有小队的人都已经进来了,你务必要和他们在一楼清洁处楼道汇合。”

“还有……”艾纽曼的声音里透露出了无尽的担忧,“万事小心,Rook。”

“嗯我会的。”


评论(6)

热度(16)